热点:地点 门票 男子 时间 杭州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休闲 > 听故事 > 正文

哈·曼丁的故事

摘要: 哈·曼丁的诞生和遭遇  从前,有个叫多尼尔的希腊大哲学家,他学识渊博,理论高深。

哈·曼丁的诞生和遭遇

  从前,有个叫多尼尔的希腊大哲学家,他学识渊博,理论高深。学术界对他在哲学理论上的独到见解以及不朽贡献都有口皆碑。大家都师承他的学派,他的弟子堪称桃李满天下。但非常遗憾的是,直到晚年,多尼尔都没有一个后人。
  一天晚上,他想到自己没有一个儿子,无人来继承他那丰富的学术遗产,深感心里不安。接着他又想:不是说上帝是会答应所有虔诚向他祈求的人的要求吗?我为什么不试试。于是,他立即虔心虔意地祷告起来,恳求仁慈的上帝赏他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以继承他的遗产,将来能出人头地,过上好日子。
  多尼尔把自己一切希望和理想都托付给上帝后,才安然地陪着老伴进入梦乡。
  也许是他的的虔诚感动了上帝,他得到了回报。经过这一晚,他的老伴果然有了身孕。这给他们老夫妻带来了无限的欢乐。为此,他也就放心地继续四处周游、讲学去了。
  一次他带着全部著作到异地讲学,没想到在回归途中,他乘坐的船在海上遇险,他自己幸亏攀着一块木板,才得以保全性命。而他的著作,除随身装在衣袋里的五页外,其它全部都随船沉入了海底。回到家里,他把仅剩的五页残书珍藏在一个纸盒里,锁起来,作为传家至宝。这天,他把老伴叫到身边,对他吩咐道:
  “我就快去另一个世界了。动身启程之前,还有一点事要向你交待。我死后,你生下的可能是个男孩。我们给他取名哈·曼丁吧。希望你好生抚养他。等他长大成人,你就把我给他留下的遗产,也就是这匣子中的五页纸给他。他读了这些遗书,就会领会它的意思,慢慢会成为一代博学之士的。”接着他替老婆祈祷一番后,便溘然长逝。
  他逝世的噩耗很快便传了出去,亲朋好友以及他众多的弟子都来哀悼,大家替他料理善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多尼尔死后不久,他老婆果然给他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她遵照丈夫的遗嘱,给儿子取名哈·曼丁,并请来一帮著名的占星家替儿子预卜一生的祸福吉凶。
  他们仔细卜算之后,对她说:“令郎的寿命很长,年轻时代,他将饱受风险和磨难。如能安然渡过这些危险,他会成为当代最负成名的哲学家的。”
  哈·曼丁的母亲怀着忧喜参半的心情,精心地哺育儿子。儿子满两周岁时才给好读书,学了几年,毫无成就。母亲也只好作罢,改让他去学手艺。可他还是不安心,混了几年一事无成。做母亲的望子成龙心切,眼看儿子书读不进去,技艺也学不到手,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因而只得伤心哭泣。亲戚邻居非常同情可怜她的处境,便给她出主意道:
  “给他娶个媳妇吧!也许成家后,他就会改变自己的行为的。”
  她觉得亲戚邻居说的有理,便张落着替儿子说亲,给他娶了媳妇,然而事与愿违,婚后的他依然如故,还是不务正业。做母亲拿他毫无办法。这时候,她的亲戚邻居中那些靠砍柴为生的小伙子觉得她可怜,纷纷来看望她,又给她出主意道:
  “让你的儿子跟我们一起上山砍柴去吧,这样他可以每天分得一份卖柴的钱,一方面可以接济一下家里,另一方面也不至于无事可干。你只需为他准备一匹驴、一柄斧和一些绳子就行了。”
  她听了樵夫们的建议,喜出望外,马上给儿子买了一匹驴,一把斧和一些绳子,然后带他去见樵夫们,当面把他托付给他们。
  他们安慰她:“你别为这个孩子担忧!他出身高贵,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
  于是当天一早,他们就带他上山,下午将砍的柴禾驮到城市中卖了,给他一份钱拿回家。就这样,哈·曼丁天天跟随樵夫们上山砍柴。有一天,他们照例去山里砍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大伙奔进附近一个山洞躲雨。哈·曼丁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闲得无聊,便拿着斧子东敲一下,西敲一下。忽然,他听见被敲打的地方发出空响的回声,这才知道山洞下面原来是空的,挖开一看,发现一块带环的圆形石板。他惊喜万分,大声呼喊起来。
  樵夫们闻声过来,不管三七二十一,七手八脚地把石板揭起来,发现石板下有扇门。开门一看,见是个装满蜂蜜的洞穴,于是有人提议:“这个洞里装满了蜂蜜,我们必须回到家去取些东西来将蜂蜜装走,然后驮进城去卖,卖得的钱大家平分。但目前需要留一个人在这里看守,别让别人拿走。”
  “这样吧,你们回去取东西,我留在这里看守好了。”哈·曼丁自告奋勇留下看守蜂蜜。
  樵夫们同意了曼丁的意见,飞快地赶回家,迅速取来坛坛罐罐,装满蜂蜜,用毛驴驮进城去卖了。
  由于蜂蜜很多,一次装不完,因此,樵夫们就一次又一次来回地装运、卖掉,而哈·曼丁却一直留在山洞中。眼看就要搬运完的时候,他们之中有人就起坏心眼了。他对其他人说:“由于蜂蜜是哈·曼丁首先发现的,假若他强调这一点,硬要独享卖蜂蜜的钱,我们还真拿他没办法。由此看来,我们若不想办法把他除掉,大家就都要吃亏的。”
  “怎么除掉他呢?”有人提出疑问。
  “这好办,只需让他下洞去装余下的蜂蜜。待他下去后,我们便悄悄溜走,因为没有我们的帮助,他是不可能出得来的。因此,他实际上会被困在里面,除我们之外,无人知道他的下落。”
  樵夫们听了那个家伙的主意,觉得此方法还行,于是他们一起回到洞中,对哈·曼丁说:“我们来回这样折腾,简直累坏了,这样吧,你下去把剩下的蜂蜜舀在罐中,我们在上面接应你。”
  哈·曼丁不知是计,欣然同意。他下去后迅速装完了蜂蜜,然后朝上面喊道:“伙计们,我已完成任务,你们搭搭手,把我拉上来吧。”洞中响起了回声,没有人答应,他又唤了一阵,还是没有动静。他这才知道自己被樵夫们骗了。他惊恐万状地边呼救,边大声哭泣。最后颓然地坐在地上,心里暗暗地祈求上帝保佑自己平安脱险。
  再说樵夫们将哈·曼丁骗到洞中后,便悄悄赶着毛驴,驮着蜜溜走了。他们在城里将所有的蜂蜜都出手后,才假意哭哭啼啼地赶到哈·曼丁家,向他母亲报丧:
  “老人家,你的儿子哈·曼丁在进山砍柴途中不幸遇难,现已命归黄泉。人死不能复生,望你老节哀,多多保重身体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哈·曼丁的母亲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我们正在山里砍柴,忽然下起了大雨,大家便钻进一个山洞里,想等雨停了后,再接着砍柴。不料令郎的毛驴突然受惊,脱僵乱窜,他急忙前去追赶,哪知途中遇到一只饿狼,把他叼走了。那条毛驴也没有逃脱被吃掉的厄运。”
  哈·曼丁母亲得知儿子的悲惨遭遇,如雷轰顶,悲痛欲绝。她发疯地打自己的面颊,往自己头上撒土,哭得死去活来。从此,她孤苦伶仃,终日以泪洗面,靠着樵夫们那微薄的施舍,艰难地度日。
  樵夫们靠卖蜜赚了大钱,当然不愿再上山砍柴,于是一个个都改行经起商来。他们在城中开了许多铺子,由于生意兴隆,他们都发了财,过着吃喝玩乐的生活。
  哈·曼丁在洞穴里被困住出不去,他不由哀伤痛哭,感到人生已陷入绝望之中。忽然有个蝎子跌落到他身旁,他吓得一下子跳起来,杀死了蝎子。暗自想道:“这洞中本来全是蜂蜜,没有一处缝隙,那么这蝎子是从哪儿来的呢?”
  他疑惑地慢慢走到蝎子跌落的地方,仔细打量,发现那儿有很窄的一条裂缝,透出一线光来。他抽出砍刀,对准那裂缝一阵乱撬,裂缝撬得如窗户般大小。这时他顺裂口爬了出去,前面不远处是一道铁门,门上锁着一把银锁,锁上挂了一把金钥匙。他从门缝向里瞧,只见里面光芒四射。于是他用挂在锁上的金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走了不一会儿,来到一个大湖岸边,湖中闪烁着银光,湖旁有一座用碧玉堆砌的小山,山顶上摆着一张镶满珍珠宝石的黄金宝座,宝座的周围摆着一排排黄金的、白银的、翡翠的……形形色色的椅子。他走到宝座前,把周围的椅子整个一数,共一万二千张。他身居宝座,眼前是珠光宝气的山湖,如身在仙境中,知不觉便合上眼睡着了。一会儿后,一片咝咝沙沙的喧哗声把他吵醒。他睁眼一看,只这么一会儿,周围的每张椅子上,已盘踞着一条条大蛇,它们的眼睛炯炯闪光。这一惊之下,他顿时觉得口干舌燥,认为这次可是死定了。再向周围一看,湖中全是一层又一层的小蛇,密密麻麻,它们的数目,根本无法数清。
  不多一会儿,湖中浮起一条大蛇,向他这儿慢慢爬来。
  那大蛇背上驮着一个黄闪闪的金盘,盘中坐着一个浑身像水晶一样透明闪耀的人面蛇身的母蛇。
  那奇异的母蛇慢慢来到哈·曼丁面前,它居然开口向他问好。这时,一条大蛇忙从座椅上爬来,驮起金盘,让这只母蛇高高盘踞在金盘里。所有的蛇从四面八方向这只母蛇叩头顶礼。她受了众蛇的礼,遥遥发令,示意让众蛇坐下,然后她转身对哈·曼丁说:
  “小伙子,这里是蛇国。我代表众蛇欢迎你来到蛇国,我是蛇国的女王。”
  哈·曼丁见女王以礼待人,顿时打消了恐惧。于是,女王吩咐众蛇,款待客人。众蛇驮出苹果、葡萄、石榴、椰子、杏仁和芭蕉招待他,说道:“蛇国欢迎你,小伙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哈·曼丁。”
  “我们的饮食粗鄙,这些水果,请尽情地吃吧。你只管放心,在这里你不必对任何事情害怕。”蛇女王说。
  哈·曼丁彻底打消了顾虑,开怀大吃起来。他吃饱后,虔心感谢了上帝一番。
  蛇女王等哈·曼丁吃饱后,吩咐众蛇来收拾了盘子,自己便跟他交谈起来,问道:“哈·曼丁,你从哪里来?为什么来这儿?能把你的情况说给我听吗?”
  哈·曼丁把自己从出生到成长,直至进入洞穴的情况从头到尾,详细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这一切已经很不幸了,但毕竟过去了,至于今后我还会碰到什么样的不幸,那只有上帝才知道。”
  “你放心!今后你当然会交上好运的。不过我想请你在蛇国住些日子,你不会枯躁的。我将给你讲一个异常曲折动人的故事。”
  “好吧!”哈·曼丁欣然应命。
  于是,哈·曼丁在蛇女王处住了下来。蛇女王给他讲了下面的故事。

  太子詹流浪的故事

  古时候,塔义睦是赫赫有名的卡彼勒国王,是白尼·佘朗人的统治者。当时在白尼·佘朗族人中,有一万名骁勇的酋长,每个酋长拥有一百座固若金汤的城镇,另外还管辖着七个独立王国,各国君王都服服贴贴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向他俯首称臣、缴纳贡税。他待人一视同仁,办事公正,权大无边,可遗憾的是,他一直没有儿女,因而时常耿耿于怀,像失去什么一样。他诚心期望上帝赏他一个儿子,等他逝世以后,好继承江山社稷。一天,他心中充满了希望,召集国内有名的智者、先知和卜算家,对他们说:
  “你们替我算一卦,看看在这一辈子里,上帝会不会赐我一个儿子,以继承我的王位?”
  先知和卜算家谨遵其命,胆战心惊地又是钻研书本,又是观察星宿,然后一齐说道:
  “启禀殿下,卜卦上显示,殿下将来一定会有继承人的,但是将来只能由虎拉萨国的女儿替陛下生太子。”
  国王欣喜若狂,重重奖赏先知和卜算家,把他们送走后,立刻召见了宰相,向他传达旨意。
  宰相名叫阿努·佐,是个文武双全、公正廉明的勇士,国王把先知和卜算家占卦的结果告诉他,说道:“爱卿,我要你立刻打点行装,去虎拉萨国走一趟,替我向这个国家的公主求婚。”
  “听明白了,遵命。”宰相答应后退了下去,马上准备行装,并召集大队人马,在城外集合,等待出发的命令。国王写了一封求婚信,并把宫中的丝绸、宝石、金银和名贵的簪环首饰精选出一大批,总共有一千五百件,用骆驼和骡子驮着,让宰相带去做求婚的聘礼。
  宰相阿努·佐接受了国王的命令,带着人马,满驮着货物,动身出发了,一路长途跋涉后,他们来到虎拉萨境内。
  虎拉萨国王白赫勒旺听了国王塔义睦的宰相前来求婚的消息,赶紧预备粮草,让大臣率领大队人马,出马相迎,彼此见面后吃喝玩乐,休整了整整十天,然后才动身向京城进发。国王白赫勒旺亲身出城迎接宰相阿努·佐,向他致礼,安排好一切,让他在城堡中住下。
  宰相把带来的大批聘礼献给国王,并呈上国王塔义睦的信件。国王白赫勒旺拆开信,见里面写道:
  卡彼勒国王塔义睦致书虎拉萨国王白赫勒旺陛下:
  
  敬祝陛下安康,国泰民安。
  
  寡人因后嗣之忧,邀集智者、先知代为占卜,得知寡人将得子继位,
  而替寡人生子者,非贵国之公主莫属也。
  
  故今特遣宰相阿努·佐携聘礼前往贵国,替寡人向陛下求情,缔结婚
  约。恳请陛下慨然承诺,切勿托辞推诿回绝。盖彼之所需,即寡之所求也。
  望陛下成人之美,寡人将竭诚领受。故此联姻之事,望陛下允可,勿拒绝。
  
  寡人身为卡彼勒国王,身属白尼·佘朗之望族,得天独厚,实泱泱大
  国之君;若有幸与令媛结为连理,则陛下与寡人即合二为一,即可共谋国
  事,以保国泰民安。今后寡人当每年奉赠大批财物,以备陛下之常需。
  
  区区薄礼,略表寸心,尚乞思复。
  国王白赫勒旺读了国王塔义睦的信,心中十分欢喜,他热情欢迎、款待宰相,并说道:“阁下不远千里而来,我一定成全你的使命,我将为此深感荣幸,即使阁下的君主需要我的生命,义之所在,我也在所不辞呢。”
  于是,他立即回到后宫,向公主、王后及其眷属报告消息,并与她们共同商议公主的终身大事。大伙对这门亲事都表示赞同。道:
  “陛下做主!你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国王白赫勒旺征求了王后和公主们的意见,又去城堡会见宰相阿努·佐,说明他对求亲之事的欢迎态度,并当场宣布两国联姻。宰相知道求亲的事已经成功,心里分外轻松愉快,就一门心思地等候办理联姻手续。
  时光荏苒,很快便过了两个月,宰相急于回去回复本国国王,便对白赫勒旺国王说道:“启禀殿下,臣奉旨来向贵国求亲,恳请殿下施恩,使臣早日实现愿望,回去复命。”
  “好吧!遵命就是。”国王愉快地答应下来,立即吩咐人准备,并邀请宰相、朝中群臣和大牧师参与订婚仪式,替公主和国王塔义睦写下婚书。国王为公主制办了华丽的嫁妆,包括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和金银器皿,并下令全国张灯结彩,欢庆公主的喜事。
  公主出嫁的日子到来,国王恋恋不舍的随行,一路将她送到郊外。宰相阿努·佐辞别了国王白赫勒旺,小心翼翼地护卫公主凯旋归国。
  国王塔义睦听到宰相阿努·佐已带回了公主,欣喜之下,吩咐大摆筵席,张灯结彩,欢欢喜喜地和公主结为连理。婚后,公主果然珠胎暗结,经过十月怀胎,顺利地产下了一个男孩,模样如一轮圆月,白白胖胖,十分可爱。国王欣喜若狂,召集知名的智者和先觉者,对他们说:
  “你们替我给这个婴儿算上一卦,告诉我他一生的吉凶祸福。”
  哲人和占星家唯命是从,立即观察星宿,算过后一看卜相,推断出太子以后前途光明,只是十五岁那年要遭遇不测风云。如能化险为夷,就可征服四海,令敌人归顺,并扩大权势,成为一代伟大的国王,终身幸福无比。
  国王感到喜出望外,给太子取名詹,并嘱咐奶娘和保姆好生哺育。
  太子刚满五岁,国王就开始教他读《新约》,学习武艺。还不满七岁的时候,太子便知书达礼,精通骑射,文才武艺与日俱增,最后他成了文武双全骁勇无比的战士,令国王感到由衷的快慰。
  有一天,国王塔义睦吩咐准备好猎器和马匹后,率领太子詹和众人马上山狩猎。在围猎野兽的过程中,众人争相显露身手,人们兴奋地围猎,直到午后快下山的时候,太子詹忽然发现一只毛色罕见、美丽无比的羚羊,蹦蹦跳跳地出没在山林中。太子紧随其后去猎捕,七名随从也策马上前,以助太子一臂之力。
  他们快马加鞭,一鼓作气,一直跟着羚羊追到海滨。眼看羚羊无路可逃,就要落网被捉的时候,它却出乎意料地纵身一跳,跃入水中,泅到海里漂泊的一只渔船中去了。太子詹和随从一齐下马涉水,来到船上捉住了羚羊。正预备带猎物凯旋归去的时候,太子詹看见海中的一个大岛,他对随从们说:
  “我要去那个岛上看一看。”
  “是,遵命!”
  随从齐声附和,七手八脚地把船划到岛上,转了一圈,然后才转回船上,带着羚羊,划船驶回岸边。此时天色已黑了下来,方向难辨,船被风浪吹得东飘西荡。他们在船中勉强过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醒来,只见水天相接,茫茫无际,他们一时竟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航向了。
  国王塔义睦见太子一去不回,心急之下,忙打发随从们向各个方向去寻找。其中有一队人马一路寻找,直到海滨,发现那里有一个看守马匹的随从,便问他太子和另几个随从的去向。他把情况如实描述了一遍,他们听后,把他和马匹一起带回来,向国王报告了这一情况,国王听了,痛哭起来,心里懊悔不已,直在自己身上撕打,咬着手指。
  过了好一会儿,国王平静下来,他立即写了封信,派人送到太子詹游玩的那个岛上,又召集百艘战舰,各载无数战士,分头去海中寻找太子。
  一切安排妥当,他这才沮丧地带着随从回到城中。
  国王把太子詹失踪的消息告诉王后。王后听到太子生死未卜的消息,气得痛打自己,哭得昏死过去。
  另一些战士奉命寻找太子詹,划着船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中竭尽全力,整整漂泊了十天十夜,始终打听不出太子詹的下落,无奈,只好灰心丧气地转回宫去。
  太子詹和那六个随从自从迷失方向以后,在大海中漂来荡去,不知身在何方,生命危在旦夕,随时都有可能翻船落海。
  他们的小船随波逐流,被风刮到一个岛屿边。他们慢慢把船划到岸边,走了一段路后,泉水旁坐着一个男人。他们上前向他问好,那人便鸟鸣般叽叽喳喳地回答他们。他们正莫名其妙,感到疑惑不解的时候,那个男人的身体突然裂成两半,朝不同的方向遁去。
  不一会儿,山后突然涌出无数的怪人,直涌来泉水边,而且一到泉水边,他们一个个的身体随之裂为两半,露出一副要将人生吞活剥的可怕面目,朝太子等人扑了过来。太子詹见情势险要,撒腿就跑,一口气跑回海滨,跳上小船,拼命划着船逃走了。他魂飞胆颤地朝后一看,随从仅剩三个,另外三人落在怪人手中,被他们吃了。
  詹和随从四人虎口脱险,相依为命地划着小船在茫茫大海漂泊。
  一夜以后,他们不知方向,又加上饥肠辘辘,饿得都快死了,不得已只好宰羚羊充饥。突然飓风又一次卷起,小船挡不住飓风,被吹到另一处海滩。他们就弃船登上岛屿。只见岛上溪流淙淙、果实累累、枝繁叶茂,景象十分迷人,犹如人间仙境。詹欣喜若狂,对随从说:
  “你们先上去侦察一下岛上的情况吧。”
  “让我去吧。”一个随从自告奋勇地要上岸去了解情况。
  “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还是你们三个人一起去吧,我在这儿等你们的回音。”
  于是三个随从登陆而去。
  他们奉命上了小岛,东张西望,却不见一个人影。他们试探着一步步深入陆地,发现那里有一座云石城堡,屋宇楼阁全是用透明的水晶石修建而成。城堡有花园和池塘;花园里遍地开满了香气扑鼻的鲜花,枝叶茂盛的果树上结满了沉甸甸的干果和鲜果,还有悦耳动听的雀鸟栖息在上面;水池旁有一间大厅,里面摆设着成排的椅凳,中央是一张镶珠嵌玉的黄金做成的床。他们置身于富丽堂皇的城堡,不见一个人影,这景像令人又惊奇、又诧异,他们不敢久留,忙赶回海滨,报告侦察结果。
  詹听了说:“我一定要亲眼去看看那个城堡。”
  于是他离船上了小岛,随仆人来到城堡中。
  城堡果然宛如世外桃源。他目睹这富丽堂皇的建筑,不由得心驰神往,又惊又羡。他们在花园中边游边逛,采摘鲜果吃,沉醉在鸟语花香的气氛中,简直流连忘返。等他们悠闲地游完整个城堡,天色已黑,他们回到池旁的大厅中,打算在那里过夜。
  詹坐在房中央的金床上,左右是随从垂手侍候。詹不禁触景生情,想着自己离乡背井,远离父母,流落他乡,内心悲凄难言,不禁泪如雨下。随从也和他一起痛哭起来。
  悲伤之中,忽听外面传来喧闹的声音。他们向闹哄哄的地方一望,只见池边涌来多如牛毛的猿猴。这一下他们给吓得魂飞胆破。
  原来这个岛屿是猿猴聚群之地,岛中的城堡正是它们的宫殿。那天傍晚,它们发现海滨居然停着一只不知从何而来的小船,就动手弄沉了它。群猴喊叫着回到城堡中。就在詹和随从慌张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群猿猴已进入大厅。这群猿猴俨然像人一样,在太子詹而前跪下吻了地面,然后起身,把手紧贴在胸前,规规矩矩地分列在两旁。又有另一群猿猴把捉来的几只羚羊宰了,剥皮烤熟后,盛在大金盘中,端来摆上大厅,请他们吃。
  詹惊喜之余,走下床,带着随从和猿猴们大吃大嚼起来。
  大伙酒足饭饱以后,猿猴撤走盘子,又摆上水果来。大伙吃了水果,很感谢它们的款待。詹比着手势问道:
  “你们是谁?这幢城堡是你们的吗?”
  猿猴中的头目也比着手势回道:“这原是大卫之子所罗门大帝的城堡。他在世时,每年都会在这儿住一阵子。现在你已成为我们的一国之君,我们都是你忠实的臣仆,从此你和我们同吃同住,同享富贵荣华,对你的命令,我们一定句句服从。”
  猿猴的头目带着其它的猿猴一齐,跪下吻了地面,然后猿猴们秩序井然地退出大厅,各自散去。
  詹和随从在金床和豪华的椅凳上睡了一夜。
  第二天清晨,猿猴中四个相当于宰相的头目来叩见詹,身后还有大批猿猴军队。等队伍围绕着詹列队站好以后,四个头目走过来,又比又划,指着队伍对他说,一定要公平、合理地管理、对待它们。队伍欢呼万岁退了出去,留下几个猿猴作詹随身侍卫。随后,那几个守卫牵来几匹形如战马的大狗,每只狗上套着根粗铁链。詹对那般模样的大狗很感惊异。
  这时候,那些猿猴头目叫詹和他的随从骑上狗同它们一块儿走。他们骑上狗,惊奇万分跟着那些骑狗的、步行的猿猴前后离开了城堡。走了一段路,经过他们登陆的地方时,詹看见他乘坐的那只小船已不见踪影,便好奇地问猿猴宰相:
  “刚才还在这儿的那只小船哪儿去了?”
  “启禀陛下,”猴相回答说:“你们靠岸的时候,你其实已注定要来做我们的国王。我们担心见面时,你们会坐着小船逃跑,所以把它弄沉了。”
  詹一边听猴相的回答,一边看自己的随从,叹息道:“我们插翅也难飞了,这也许是上帝的安排吧,我们不应有任何异议。”
  于是,他们随猴队继续前进,来到一条河边。河对岸有一座高山,山上尽是食尸鬼。他问猴相:
  “那些食尸鬼在干什么?”
  “它们和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我们是来跟它们交战的。”
  詹仔细一看,只见食尸鬼个个身体粗壮,骑着高头大马,有的昂着大头,有的长舌伸出,直奔山下来。这边岸上,聚集成群的猿猴立刻与食尸鬼争斗撕打起来。食尸鬼凶猛无比,眼看猿猴就要败下阵来。
  形势非常危急,詹大声疾呼,喝令左右随从:“你们快用弓箭帮助猴子,射死食尸鬼。”
  随从立即张弓搭箭,迎头有力地射去,射死了许多食尸鬼。食尸鬼抵抗不住,顿时被打得落花流水。猿猴们一看詹的弓箭比食尸鬼更有力,顿时壮起胆子,涉水乘胜追击,又把许多食尸鬼打得死的死,伤的伤。詹T他的随从跟猿猴一直前冲,直到一座高山脚下。
  进入山中,詹无意间发现那里立着一座云石碑碣,碑上写道:
  此碑文的读者:
  
  你既到此,便已是当然的猿猴国王。你执政后,猿猴可以安居乐业,
  消除食尸鬼的侵扰。你若要离开此地,迁到别处,只有两条路。一、沿山
  麓东西三个月,经过野兽、食尸鬼、妖魔、精灵出没栖息的险地,直到大
  洋区。二、沿山麓西行四个月,经十天的苦难历程,过蚂蚁谷,再越过火
  焰山,火焰山下有汹涌的大江大河,每到礼拜六河水干枯见底。此时你可
  到河边的一个大城市,这是该地唯一的城市,居民是犹太教徒。
  立碑人 所罗门·本·大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