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门票 杭州 地点 男子 时间 浙江 中国 个人资料
首页 > 休闲 > 听故事 > 正文

普加乔夫起义

摘要: 俄国名将苏沃洛夫接到叶卡捷琳娜女皇急调他回莫斯科的诏令.半个月后他从对土耳其作战

俄国名将苏沃洛夫接到叶卡捷琳娜女皇急调他回莫斯科的诏令.半个月后他从对土耳其作战的战场上赶到莫斯科.只见皇宫前的广场上放着大炮,喀山等地的贵族地主带着家眷,衣冠不整,如逃难似的涌进首都,他们被普加乔夫农民军的迅猛攻击吓破了胆.据说攻下喀山后,普加乔夫的军队将直闯莫斯科.难怪首都的贵族大臣们都一个个神情紧张,仿佛大祸临头似的.
一支农民组成的军队,竟然让女皇不得不调俄军名将来抗击!苏沃洛夫在莫斯科总督那里拿了一份全权处置普加乔夫农民军的委任书,便身裹士兵斗篷,乘坐一辆轻便马车,带着十几名卫士,在1774年6月24日那天出发,赶去伏尔加河下游的重要城市萨拉托夫.普加乔夫的农民起义军主力据说就在那一带.
途中,苏沃洛夫开始综合他听说的关于普加乔夫的传说和俄军情报部门提供的材料,心中默默地分析他将面对的作战对手.
一年多前,俄罗斯东南的乌拉尔地区出现一个自称是彼得·费多罗维奇皇帝,即彼得三世的人.他说十多年前叶卡捷琳娜为了篡位当女皇,宣称彼得三世退位,暴病而死.其实她将彼得三世关押起来,彼得三世设法逃了出来.那人自称自己就是隐姓埋名逃出来的彼得三世,如今决定起兵报仇,夺回皇位.他将带着农民们打回莫斯科.他重当皇帝后,民众一定会过丰衣足食的好日子的.其实,彼得三世确实已死.据可靠情报,那个自称彼得三世的人,其实是个叫普加乔夫的农民.他参过军,有作战经验,为人豪爽仗义,因此得到农民的热烈拥护.
苏沃洛夫的思考突然被打断了.卫士们看到一彪武装人马如一阵狂风急骤冲来,迅速包围了马车.苏沃洛夫看到其中有些人穿着顿河哥萨克的传统服装.一个看上去是头目模样的人举枪对准马车中的苏沃洛夫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卫士们被这伙人的气势镇住了,根本不敢拔枪抵抗.苏沃洛夫顿时明白自己遇到了普加乔夫的部下.他立即向卫士使了个眼色,狡黠地回答:“彼得·费多罗维奇皇帝手下的人.”
“不对吧?我们的人从不带刺刀的.”那头目用怀疑的目光盯着卫士的刺刀.自从彼得大帝改革军队以后,俄军一律配备刺刀.
苏沃洛夫机警地说:“我们这些人奉命去执行一项特别任务……”他胡乱搪塞了几句.那头目才挥挥手,带着武装队伍离去.
苏沃洛夫总算领教了普加乔夫农民军的厉害.看来,俄军波将金将军与普加乔夫交手后,向女皇递上的报告没有夸大其词.那报告上写道:“普加乔夫这个恶魔虽被击溃,但随时可能卷土重来.他渡过伏尔加河时身边只有五十多人,到阿拉特里就成了五百人了.到了萨兰斯克就聚集到一千二百人,在奔萨和萨拉托夫又有一千多人跟随着他,而且他还弄到了火炮和弹药……”
这些年来,叶卡捷琳娜女皇为筹集军费和获得更多金钱供自己和皇室享用,强行增加税收,还任意将土地及大量农奴封赏给自己的宠臣.农民日子过得越来越苦.乌拉尔山的矿工实在受不了牛马不如的生活,被迫罢工反抗,又遭到女皇军队的镇压.顿河地区的哥萨克人生性自由,女皇实行限制他们自由的歧视政策,激起他们的反抗.如今,有个自称彼得三世的人说跟他去打天下就能过上幸福生活,允诺给哥萨克自由、平等,自然就得到民众的拥戴,成群结队的农奴、矿工、哥萨克跟着普加乔夫起义了.他们包围地主庄园,杀死那些压迫他们的贵族地主,夺回财物,拉走牲畜,声势浩大.
由于普加乔夫的农民起义军以灵活的方式作战,今天出现在这里,明天又出现在那里,沙俄军队一时无法招架.好不容易调动军队击溃了这里的起义队伍,可普加乔夫又在另一地方出现,一发号召,又有许多民众跟着他造反.
经过苏沃洛夫等能征惯战的将领调动军队集中攻击,普加乔夫起义军终被击败了.由于起义军内部叛徒的出卖,俄军抓住了普加乔夫.苏沃洛夫第一次看到这个难以对付的对手,只见普加乔夫壮实的中等身材,圆脸,一头不驯服的黑发,胡子茬又密又长,眼睛黑亮,即使戴着镣铐,他还是保持自信的神态.
陆军上将帕宁傲慢地审问普加乔夫:“你怎么敢拿起武器,公然与我对抗?”
“公爵阁下,我已经带兵反抗女皇了.对你,我还能怎样呢?”普加乔夫毫无畏惧,用嘲弄的语气反诘道.
被激怒的帕宁将军气得忘记了自己的贵族身份和此刻的地位,竟然如同见到红布的公牛,捏紧拳头朝被镣铐锁着的普加乔夫扑了过去.
1775年1月10日,莫斯科波克罗夫大教堂前的广场上,白雪被鲜血染红.农民起义领袖普加乔夫被当众处死.据说沙俄政府对这种犯上作乱的暴徒,将处以四马分尸、再斩首的残忍刑法.叶卡捷琳娜女皇为了显示自己仁慈,改为先斩首,再四马分尸.其实,她是害怕更多农民像普加乔夫一样起来反抗她的统治.
为了消除民众对普加乔夫的怀念,俄国政府下令将普加乔夫起义时风起云涌的地区亚伊克城和亚伊克河,分别改名为乌拉尔斯克和乌拉尔河;而且明令禁止人们再提起“普加乔夫”这个名字.帕宁还下令将每个有人参加普加乔夫起义的村庄,都放上绞架,威吓人民不准再造反.
苏沃洛夫在处理那些农民起义省份的事务时,明智地加以安抚而不是镇压.好多年后,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写道:“……我曾经用了那个恶人的名字,但今天回想起来,我并不觉得惭愧.”
这是一段很值得回味的文字记载.

(浙)小编感谢您对我们(www.zjrxz.com)的关注~!如果您觉得此文http://yule.zjrxz.com/html/20150201/246047.shtml不错!请分享给更多的好友!并注明来源!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